2005/11/24

中介

男青年:杜撰
女青年:夏与诗
时间:2005感恩节

nico 22:03:35
未名


唤醒
沉绿螺
古风新色
田边簇欣颜
穗麦钻出金芽
你便身披了碧甲
猎了酒肉骑上骏马
弓俯下腰屡顺我长发
吻我淌汗的额头和面颊

宽恕我历史的轻狂与傲慢
激发我心灵深处艳阳与晚霞
四十个春秋洗礼你前额与鬓发
对于财富和完美你永远无力作假
我将作为最珍贵的宝藏加冕于阁下
那是神的旨意降临于灵幼的千年哨卡
经历风霜雨雪几度秋凉等到馈赠和报答
积益德,为善小,不求回馈的美玉和俊娃
若经历了乱世仍不能被孵化于你的厚重肩臂
那么无尽的等待和贞洁与矜持将在不朽中升华
秋冬的轮回交替是因你的及时降临而迎来了盛夏
记怀着我的思念而更多的是冥冥中的姻缘没有偏差
用柔柔的苇儿织成纯白色的纱你是那织布人我是绒麻
万众使节俯首尊崇拜跪于你的旗下而战壕是你真正的家
我至纯至尚的爱情缔结着我用真心抒绘编制的永恒之诗篇
而这些诗与你的才能相比只是大海中一滴水、沙洲里一粒沙
拙于自己粗糙的感悟、迟塞的大脑和僵怠的双手无法摘取莲花
而你坚实的身躯和伟岸的胸襟将会把尖刺的玫瑰扎成绚烂的瑰束
在我向你述职完毕之时为我颁发生命中最具价值的褒奖是你的评价
在讲述和表彰之前请不要吝惜你雍容甜美的言语和你无以伦比的才华
溅瀑如帆均匀滋润我清澄透彻的心域而银海似苍浇漓你多情超凡的衣裳
徜徉的流云凝结在素素的峰颠之上而远处的白杨依然忠实于它的岗位
就如同我将永远地效忠于我挚真挚爱的君主直到生命寥寥天地苍茫
枫叶飘飘在深邃静谧的湖面,你轻揽我的肩膀思臆着过往叙衷肠
最吸引我的不是你翩翩的风姿和外表而是你绝顶的智慧和善良
你将双手放在心房对世界宣讲我们的相识注定了一生的缘分
我没能享用你刚直无暇的初恋但只求今生做你最后的新娘
我们的爱情结出饱满的果实,而它将在数月后枝繁叶茂
这是你生命的延续而宝宝的出生让你的灵魂更有力量
在许多次梦里你我共同构筑了一座横渡心海的蓝桥
一边是洪水猛兽的地狱而桥另一头是光彩的天堂
你曾许诺将对我呵护倍至就如同抚养孩子一样

你喻我是冬日的暖阳初春的溪涧深秋的实果
所以每一分钟我都会深深地相信深深收藏
即使是谎言,我也相信会被我温暖融化
魔鬼都可以变王子更何况你心如海洋
你的威严已足够我受用并伴我成长
请准许我们爱的蓓蕾象你般茁壮
祈祷新的生命,祈祷幸福健康
我将是你生命中唯一的飞鸟
而你将是我最安全的停靠
究竟你赤裸的灵魂之美
终须融汇于我的身旁
抬头闻到紫色丁香
配你思想的华光
我的淳朴是天
你我的结合
天地挥映
诉星索
真爱




杜撰 22:03:51
谁写的?这么酸
杜撰 22:04:52
如果你的博客换了,记得通知我
nico 22:07:23
哦卡,幫郎得
nico 22:07:45
酸??!!呵呵,是内心的真实抒发。怎么是酸呀。
杜撰 22:07:15
谁写的?
nico 22:08:19
俺啊
杜撰 22:08:04
有必要排成那样吗?
nico 22:10:04
恩,,是试探一种行文格式吧,比较有挑战性。
杜撰 22:09:35
没必要的,形式主义
杜撰 22:10:09
宽恕我历史的轻狂与傲慢
激发我心灵深处艳阳与晚霞

这两句特别酸
nico 22:11:20
嘿嘿~~嫉妒啦
杜撰 22:10:54
经历风霜雨雪几度秋凉等到馈赠和报答

这样的句子你唱得出口吗?
杜撰 22:11:09
没嫉妒,我是酸得想吐啦
nico 22:12:42
想吐??
nico 22:12:57
什么意思?不喜欢我写的诗?
杜撰 22:12:46
不喜欢你写成这样,这不是诗
杜撰 22:13:37
比xx的还差
nico 22:15:34
情雨


依依
甘年期
蕴育深爱
怜沧海桑田
早已变换记事
望深蓝色旧衣衫
多年等待布满尘灰
情妹秀色虽成夜幕坠
盼望郎归来溢出的思念
沉淀到今日迸发予郎交汇
在狂热的年代我们融入磁流
脑海中浮动脉脉的情谊与忧愁
亲爱的人儿啊今天的相逢是前缘
温情与浪漫的生活将紧随我俩身后
用我圣洁的真身谱写出生活的罗漫曲
我们在幻想和现实中间缔造唯美的演奏
我舞天使朱丽叶你是我心上的最爱罗密欧
你伟岸黝黑的躯体承载我十余年的满腹怨尤
我是船长你是舵手我们开往幸福的加勒比海游
所有的稀世珍宝与我俩深情厚意相比不值得一提
遭遇了法术的石雕也会因我们心中炙热的烈火消融
你调遣全世界所有高明神医再次为我点燃痴情的双眸
趵突的泉水、天山的池水、多情的多瑙河水也瞬间成琼
从此,我那褴褛的爱穿上了你赐予我绚丽高贵的华衫碧服
梦中与爱人相会艰辛蹒跚的漫漫路程在今朝星飞斗转成晴空
我们虹桥的相遇是天神造化相映彼此精神的召唤与不朽的斗争
与我们平凡的快乐相比我无数咏诵与期盼的诗篇是如此粗鄙庸俗
你临行前予我的石钻是我多年来孤独心灵处深埋的万年红与不老松
在这一刻我期待的眼神映出你的身影而期待的臂膀早已将你揽入胸中
你说从没想到过曾经如此开朗奔放的我会如此情深意绵且守身如玉
你说我的叫嚷会震破铁蹄我的哭喊会撕开天际我的泪会淹你的心
你总怪我的手脚太笨不喜欢我的胭脂太浓又嫌我的衣着太艳丽
你常无奈我的审美说我观点偏激又埋怨我的言谈举止不得体
但是亲爱的啊,为何又昂起你高傲的头一把拥我在你怀里
你说尽享世间美食却比不上我香甜的一吻另你垂延欲滴
饱览风景名胜却不如赏我的发我的眼我的鼻令你欢喜
谁人不知无人不晓?其实你最爱是我那颗忠贞的心
一个夏季的清晨以蓝天为神父举办了我们的婚礼
这一天,终于可以欣然并合法地接受你的灵魂
而我的灵魂早已跟随你;我的生命仅存呼吸
从此我不再惧怕沙漠的狂风和暴雨的袭击
深夜我恢复成贪睡的鸟儿在你枕边呓语
太阳升起你又将听到耳边熟悉的脆啼
你与太阳同升而我的爱全倾注于你
生命中啊我最怨恨那离别的时刻
而号角声又在催促你离我而去
难道啊我们只能在梦中相依
我愤怒为何战争永不停息
二十年的等待换来小聚
这一去又将遥遥无期
如何继承你的血脉
魂魄升华为蒸气
窗外纤默的雨
茫然的前方
注定孤寂
谁悲喜
只有



杜撰 22:15:15
情妹秀色虽成夜幕坠
nico 22:16:15
怎么能这么打击我呢。
杜撰 22:16:14
你原来写得挺好的,怎么变成这样了
nico 22:17:16
以前说话不是这样的。。。
杜撰 22:16:56
对,现在不说人话了
nico 22:18:35
你变了。
杜撰 22:18:34
是你变了
杜撰 22:19:18
这些东西是你从网上复制来的吧?
nico 22:20:38
我怎么变了?呵呵,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nico 22:20:46
不是xl ??!!
杜撰 22:20:29
你是不是万晓利?
nico 22:21:47
不是xl ??!!
nico 22:22:16
你有电话吗!!我觉得好奇怪。
杜撰 22:22:13
你说我的电话是多少?
nico 22:23:57
对呀
nico 22:24:27
告诉我
杜撰 22:23:51
呵呵,你不是晓利
nico 22:25:46
??
nico 22:25:57
什么?
杜撰 22:25:16
你说我的电话是多少? 你怎么不说?

nico 22:26:56
8160xxxx
杜撰 22:26:36
呵呵,说错了,你不是晓利



$$$$$$$$$$$$$$$$$$$$$$$$$$$$$




xl 说:
未名


唤醒
沉绿螺
古风新色
田边簇欣颜
穗麦钻出金芽
你便身披了碧甲
猎了酒肉骑上骏马
弓俯下腰屡顺我长发
吻我淌汗的额头和面颊

宽恕我历史的轻狂与傲慢
激发我心灵深处艳阳与晚霞
四十个春秋洗礼你前额与鬓发
对于财富和完美你永远无力作假
我将作为最珍贵的宝藏加冕于阁下
那是神的旨意降临于灵幼的千年哨卡
经历风霜雨雪几度秋凉等到馈赠和报答
积益德,为善小, 求回馈的美玉和俊娃
若经历了乱世仍 能被孵化于你的厚重肩臂
那么无尽的等待和贞洁与矜持将在 朽中升华
秋冬的轮回交替是因你的及时降临而迎来了盛夏
记怀着我的思念而更多的是冥冥中的姻缘没有偏差
用柔柔的苇儿织成纯白色的纱你是那织布人我是绒麻
万众使节俯首尊崇拜跪于你的旗下而战壕是你真正的家
我至纯至尚的爱情缔结着我用真心抒绘编制的永恒之诗篇
而这些诗与你的才能相比只是大海中 滴水、沙洲里 粒沙
拙于自己粗糙的感悟、迟塞的大脑和
Jin 说:
呵呵,干嘛,复制俺的诗。
xl 说:
因为酸

Jin 说:
酸??!!呵呵,是内心的真实抒发。怎么是酸呀。
xl 说:
谁写的?
Jin 说:
当然我写的呀。
xl 说:
有必要排成那样吗?
Jin 说:
恩,,是试探一种行文格式吧,比较有挑战性。
xl 说:
没必要的,形式主义
Jin 说:
有电话吗,跟 打字真麻烦!!!
Jin 说:
嘿嘿~~ 嫉妒啦
xl 说:
宽恕我历史的轻狂与傲慢
激发我心灵深处艳阳与晚霞

这两句特别酸

xl 说:
没嫉妒,我是酸得想吐啦
Jin 说:
恩。 就看这一首了?下面还好几首呢。
Jin 说:
想吐??
Jin 说:
什么意思? 不喜欢我写的诗?
xl 说:
喜欢你写成这样,这 是诗
Jin 说:
怎么能这么打击我呢。
Jin 说:
真是不象话!!嘿嘿,算了,不跟 计较了!!
xl 说:
比xx的还差
Jin 说:
以前说话不是这样的。。。
xl 说:
对,现在 说人话了
Jin 说:
我不再喜欢 了!!
Jin 说:
变了。
xl 说:
是你变了
Jin 说:
我怎么变了?呵呵,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xl 说:
这些东西是你从网上复制来的吧?
Jin 说:
不是xl ??!!
Jin 说:
当然不是。都是我自己写的。
Jin 说:
有电话吗!!我觉得 好奇怪。
xl 说:
你说我的电话是多少?
Jin 说:
对呀
Jin 说:
告诉我
xl 说:
,你 是
Jin 说:
??
Jin 说:
什么?
xl 说:
你说我的电话是多少? 你怎么 说?
Jin 说:
8160xxxx
xl 说:
,说错了,你 是

1 条评论:

胖兔儿 说...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