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5

洗脸前

老母猫流着口水吐着舌头不再轻易的缩回去
中国象棋便有了一个更年轻的排列方式
经过人参的二锅头再次二锅头后你已清醒的醉了
开始重新心疼一只杯子

少林武术和老太太同时义气奋发
你却成熟为一个阴谋者不露声色的盘算
心安理得的问
怎么没有旁观的人

有人拖着长裙子在观众席里低语着迷幻的歌谣
随后才是舞台上的歌者预演了一遍他刚学来得戏剧魔术
你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掖着刚偷来的两只苹果

搭上一辆还有五个同伴的车队
到了中途大家都去抢车上的水果和牙刷
你去了更远的地下室
早年欺负你的同学亲切的搂着你的肩膀

记得有一样东西是自己拥有最多的
翻遍书包后发现
袜子少了十几只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