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13

录音小记

当我决定做这一张唱片时,从曲目的选择到风格的定位,及整个制作流程,心里已非常明确,剩下来的就是需要坐下来,开始。

第一部分:家庭,电脑 。这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专辑的整体风貌从听觉上已立体起来。现在的电脑、软件强大到成为陷阱,我必须找到我需要的那部分,不能过分贪婪。确切地说,我不要Loop,不要光鲜音色。至少在这张里是这样的,不适合。这是个有意思的、学习的过程,不停的取舍,直到音乐逐渐明确起来。这花了我不少的时间,也给了我同样多的乐趣。现在专辑里除了人声,吉他,口琴,手风琴,贝斯,《城堡》的关门脚步电话声之外的所有声音都是这样来的。那时候整天坐在电脑前,没日没夜的。接下来就是录真的了。

第二部分:排练室,录音。当时美好药店的排练室是个地下室,虽排水困难,但隔音较好。大鹏就住在那里,录贝斯也方便,我就把电脑搬了过去。还没怎么开始录硬盘就坏了,电脑的速度也慢,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怕再出什么问题。借了郭涌的一只电子管话筒也没用上,一开始以为是地下室潮,电子管不起来,后来才知道里边烧坏个小元件。不等了,就用小河的电容话筒开始吧。我们都不是很懂,什么话筒摆位了,一切跟着感觉走,只知道不要把音录破。
木贝斯录了三首歌,是借李正凯的琴,野孩子现场的贝斯就是这把。我们用话筒录的它。分别是《陀螺》,《达摩流浪者》,《失》。大鹏每次弹完都要松弦,用的弦也是很旧的。
《城堡》本来是管风琴和钢琴伴奏的,后来突发奇想改成了清唱,并设计了一个实录的开头引子,那关门声,脚步声都是大鹏发出的声响,那门,楼梯就是通往地下室的两条通道之一,我们到地下室的必经之地,另一条是属于房东专用的。那天夜里下着雨,蛐蛐叫着,我们把话筒举在窗户边,录雨和蛐蛐声。中间我让玮玮扯了一段手风琴,最后我回家做了段弦乐来结的尾。
古典吉他录了两首。分别是《陀螺》,《失》。用的是我90年买的那把月光。当年练琴太狠,琴的品丝都凹进去一个坑一个坑的,有几个音打品的很厉害,每弹到那儿便要格外小心,怕音劈掉。
箱琴用的我那把老的,《走过来走过去》也是用的它。买了一套新弦刚换上准备开录,大鹏不小心拧翻了方向,把第一弦调断了,他愣是用线把那根弦接好了。后来还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手风琴录了三首,分别是《达摩流浪者》,《失》,《城堡》。那段时间玮玮在IZ乐队搞突击排练,整天忙得想晒太阳。我早就把谱子写好了,他过来后照本宣科,用最短的时间录好后,就到外边的超市顶上晒去了。所以他一直不知道这张唱片是什么样的,直到出来后给他听到,才说好像是他拉的手风琴。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用的口琴是我最早买的12只一套里的G调,由于用的频繁,坏掉一个音。但间奏的那段旋律写好后,正好隔过那个音,可以完整的吹下来。这不是设计好的,可以说是非常巧合了。
2004年9月完成的以上工作。
在这段时间里,高翔来过几次,拍了不少照片,但可惜都丢了。

第三部分:十三月录音棚,和音,混音等后期。这张唱片能出来,有老狼的很大功劳,要不是他的引荐,这些歌儿现在还可能在我的硬盘里睡着呢。所以我邀请老狼来做和声。令我感动的是,他特别认真的在家跟着录音练了好几天,在进棚的前一天还让我过去排练。所以录音的那天晚上虽然停了一会儿电,耽误了一些时间,但还是非常顺利的录完了5首歌的所有和声。
北生在时间非常紧的情况下,做这张唱片混音的,他对这张唱片认真又负责。
缩混《冬天的天空》,阳台上透气时,眼前竟然有雪花飘,虽不多但从黑蓝的天空掉下来,效果还是很对比的。细想,这首歌写出来都11年了。记得95年的冬天一直不下雪,写的这首。
《台阶下》下的人声是重新录的,录完后怎么听都不好听,怎么调也调不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甚至都开始怀疑起了话筒。后来天快亮了,我还是决定重唱一遍,结果一遍下来就好了,什么都不用调。原来就是在唱上出的问题。录音时多设计几种方案是对的,好坏是对比出来的,不要主观的以为如何如何。
MASTER是在OASIS做的。据说那里是国内最好的录音棚,里边的设备也确实够吓人的。我的耳朵在那里彻底的失去了判断能力,听什么都觉得好听,没办法,音响太好了。但回来后一听,我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压缩做的太狠了。低音是破的,所有的声音都往前挤,感觉速度都变快了,还一晃一晃的。肯定不行的,这样的话我宁可不做MASTER,幸好还有一天时间。第二天北生又跑过去返工。
这个过程很漫长,前后三年多,现在出来的就是这么个东西,大家批评。
-给通俗歌曲的稿
万晓利 07年1月15日

15 条评论:

玛瑙湖 说...

:) ;)
现在听城堡...
你该看看城堡

咖啡 说...

不容易。。。。

THINK 说...

Being an artist is not a easy choice, never. You don't choose to be an artist. And the work is hard, and art is difficult. But what? Van Gogh had difficult life. He created something that was never seen before. Mozart was burried by night, hidden and unknown. An artist is somebody who aims for something different, and of course that makes it difficult because he is out of conventional life... ... ... So Wan Xiao Li, look at this, you are an artist. This is not common life.

匿名 说...

《陀螺》很好
《一切。。》很好
“万晓利”很好。。。




《怪物工厂》

http://data1.5sing.com/m/h/yc/ycsong/ycsong/205058/205058-20070212203814.mp3

rain 说...

don't talk about art,just do something you really like......

玛瑙湖 说...

It's beautiful ~~~~~
我喜欢听《怪物工厂》
宛妙,婉妙
有别的歌?

莫非 说...

春节快乐!

木星上的蚂蚁 说...

终于找到你的BLOG了。从你第一张专辑,就试图找到能与你联系的办法。去年的暑假错过了你在广州的演出。你什么时候会来成都呢?我想带上我的女友去看你的演出。能交个朋友吗?实在太喜欢你的音乐了。我是读雕塑即将毕业的学生。有空到我的BLOG逛一下。 谢谢你的音乐。

儒内 说...

兄台 地址在此

曲名《SOMEBODY》 词曲:小光

http://www.blackredgreen.com/1/music/somebody.mp3


《怪物工厂》 词曲:小光

http://data1.5sing.com/m/h/yc/ycsong/ycsong/205058/205058-20070212203814.mp3

儒内 说...

http://www.blogcn.com/User5/designsky/blog/51820413.html

确信,喜欢万晓利的同胞们,在看了它之后会无比热爱...
热爱他简单里的丰满
热爱他的美好...

一切比想象中的更好

风和 说...

春节快乐!

ss 说...

绝没有想象的那样糟糕。春节快乐。

旅行 说...

听了刘杨在都市之声《北京不眠夜》放了你的《达摩流浪者》,开始清醒,幻想了很多……
晓利啥时候还有演出呢?

嚣张小朋友 说...

终于可以留言了!~

老S 说...

《达摩流浪者》《鸟语》《陀螺》都是最棒的